欢迎光临散文网
冬夜。江南的雨,惊醒了寨北的梦!习习寒风潇潇雨,慈母梦中嘱添衣;水枯石烂庭前冷,西厢灯灭月影稀。隆冬的江南,既看不到“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……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”的盛景,也没有“风萧萧兮,易水寒!”的感慨;既没有松花江畔风回雪舞的情怀,也没有华北平原帷帷莽莽的旷达;还没有贺兰山下能让石悲松啕的西北风那…阅读全文